app香蕉无限观看

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娜塔莉接过从分析所级分析机主机“梅瑞迪斯”那里传过来的地图信息。卡拉的位置被一个红色的小圆圈标识了出来,这是大致的范围。想要精准的位置,还得靠近距离下的随身探测仪器。

到达第七大道的边缘上,凄凉的一幢幢紧挨在一起的建筑完暴露在了天空下沉重的空气里。从里面吹出来的微风带着声音,仿佛这些摇摇欲坠的建筑的低吟。

“把车灯关上,从那些工厂后面绕过去。记得把蒸汽引擎的声音减到最小,”娜塔莉通过无线电给后面跟着的车辆传递着信息。驾驶员振作了一下精神,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昏暗的道路,对于蒸汽阀门的控制也变得轻缓起来。车辆从刚才猛兽般的姿态顷刻间变成了准备狩猎猎物的凶狼般平静。

其余三辆装甲车里面,所有人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武器装备是否完准备到位了。其中的几个手术者额头冒着些许汗水,心跳度也在这时加快了一点。虽然他们在极力调整自己现在的状态,可是与装甲车里坐着的其他人不一样,无论是不知道手术者存在的那些普通人员,还是被特别对待的三个情感度很低的管理者。

卡拉的名字他们听别人说起过,能进入到帝国顶尖的学校里去学习,这足以说明她的优秀与危险程度。

装甲车很快就到了预定的地点,这里是一片废弃工厂的背面,卡拉所在的那一幢居民楼在前面露出了一角黑色的影子,用狙击枪瞄准镜可以看见建筑一角上被雨水侵蚀的墙壁,上面长着一块块肥厚的苔藓。

四辆装甲车里的人轻缓下了装甲车,娜塔莉踏着软皮靴下来,身上穿着一套紧紧贴着肌肤的黑色战斗服,合适的压迫性能很好的促进血液的流动与肌肉的收缩。材质很坚韧,面对近身格斗,对各种冷兵器的抵抗能力也更加强大。

三名管理者板着脸站在娜塔莉身边,她是此次行动的队长,所有行动的指挥权力都得由她下达。

除了几个保持信息通讯的人员留下来一部分,娜塔莉将不多的人员分成了几个小组,计划着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包围卡拉所在的那一幢大楼。因为没有升降机,他们需要将所有的楼道部封锁完。而其中一部分则快安排到周边大楼的楼顶上,他们是狙击手。对付狙击手的方法,还是用狙击手更加稳妥。

“无线电探测准备好了吗?”行进的小队里面,娜塔莉问身边一个背着仪器的通讯人员。这是基于探索系统简化下来的机器,在一定的范围里,通过“零段”无线电频率的反弹来弹射电规管位置的仪器。数据会转化成一行三维坐标数据,从而再根据各不同建筑的结构判断出电规管的准确位置。

不到一千米的距离,娜塔莉他们行进的度很快。家族里的特别行动小组也会在今晚出动,虽然卡拉落在家族的手里也是死路一条,但是相对于死,娜塔莉与罗伊特觉得这对卡拉来说并不是足够让她害怕的事情。

他们想要看到曾经耀眼的一颗星辰坠落下来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,至少要让卡拉死在自己的手上。否则他们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能消除卡拉对他们自己的影响,那份模糊的记忆如同魔障,总会在自己以为忘记了它的时候跃然于脑海里。

荷塘姑娘

面前笼罩在漆黑夜空中的建筑安静地矗立在那里,不出一点声音,好像一具饿死在路边的野狗的尸体,正静静等待着腐朽的到来。几个小组手上的无线电装置闪烁起暗淡的红光,很有规律,那是密码语。虽然可以通过上面的听筒讲话,但是能规避的风险就要竭尽力去避免,这还是卡拉当时在任务中交给娜塔莉的。一点小小的失误,就可能影响到其后所有事情的走向。

一旁的探索装置上,数字的变化开始变得缓慢。离目标越来越近,强烈的信号反馈让波动的数字越加平稳起来。来到大楼底下的时候,数字已经完停泄不前了,上面只有小数点后面的数字还在波动,目标完锁定。

“在五楼。”信息员估算出眼前建筑的每一层高度,和着机器上的数据计算出确切的楼层数,“至于在哪一个房间,还要在第一层看一看每一间房屋的大小尺寸才行。”

打着手势告知自己表达的信息,另外几个小组也部确认此次目标的所在,他们将会分散开守在大楼边上。卡拉对于自己的藏身之所绝对会有准备,否则这可不是她行事的风格。

、、、、、、

闷在房间里很久,除了会在傍晚时间那会儿出去呆半个钟头,卡拉其他的时间都消磨在了这间房子里。应该准备的东西早已经准备好了,卡拉决定在任务时间结束后离开,不管那个时候卡西亚是否过来,自己都必须得走了。若最后真是这样,银行卡片就只有让普诺斯转交给卡西亚了。

其实当初做完心脏替代物的补完手术时就该这样做,那么事情肯定能变得简单许多,现在自己也肯定在别的城市里安心呆了下来,正老老实实借着戴维的手做着珠宝生意了。卡拉想着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出奇,房间里很安静。

但是心脏却在这时陡然一阵抖动,卡拉长大了嘴巴狠狠呼了一口气,那一刻她茫然环顾了一下四周,所有的景物正在飞快的褪去颜色,变成了雪白,然后又转瞬间变成了黑色,如同无形的恐惧,将她自己吞噬了进去。

这是直觉,作为一个狙击手的直觉。如同通过狙击镜瞄准很远处的敌人,当十字架中心荡在了某一个点上时,手指就不自觉压下了扳机,于是几千米外的敌人的脑袋,在一两秒钟后“嘭”的一声炸开了。

“有人来了。”卡拉立马端起摆放在木桌上的狙击枪,心脏的剧烈跳动被压制了下去,呼吸的节奏开始加快,吸入足够的氧气,为接下来可能的剧烈运动做好准备。

一旁有一个软皮革的行李包,里面就是卡拉准备的行李,两把手枪和几颗钢壳炸弹。是诺力达与苏诺尔特学校学生那里留下来的东西,她并没有将它们部卖出去,留了一些作为备用。

拉开拉链,卡拉将手枪固定在腰间的枪套里,子弹带也挂在了狙击枪子弹袋子的后面。屏住呼吸,卡拉闭上眼睛将所有注意力部放在了听觉上面。

“好像是一个人的脚步声,会是谁?”卡拉思考着,“会是卡西亚吗?还是一直训练有素的队伍,因为一起行动,将脚步声音压在了一起?”

卡拉这个时候不能确定,一切只有等到敲门声音的传来才行。她与卡西亚之间约定好了密码语。

、、、、、、

娜塔莉从底层楼道开始就让队伍的行动部归于一致,特别是脚步声音,就算是软胶鞋子,还有每一个经验丰富的成员对力量的控制精细,可以将声音压到最小。可是面对卡拉的感知力量,娜塔莉心中一样还是没底。曾经在卡拉身边呆了很久,对于卡拉好像天生就有的那一种对危险的直觉,她深有感受。

或许自己已经被现了,娜塔莉心里早就有了这个想法,毕竟对象是卡拉姐啊。但是这一次主力队伍是那三个管理者,其他人员,包括她自己在内,都只是辅助作用。不到最后关头,她并不想亲自面对卡拉,这一个以前噩梦般的存在。

出了楼梯口,来到第五层楼道里面。卡拉的房间是楼梯口数过去的第三个房间,十几步远的距离很快走完,一队十五个人放缓动作,一个一个行动,将房间对应的那一节走廊部包围了起来。火铳已经上好了膛,保险栓早已打开,随时可以对屋子里进行方位的扫射。

打出手势,娜塔莉下达了命令,强制破坏金属门,敲门对于卡拉这样的人来说,是不可取的办法。因为肯定会有密码语。

一有情况,便开枪横向扫射!娜塔莉下达完最后一道命令,虽然是以活捉为目的,但是必要的时候,死亡才是最好的选择。因为方法简单快捷高效,能省下太多的事情!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Foresight theme designed by thingsym